当前位置:贤学网>古诗词>诗经> 《诗经》里的情诗

《诗经》里的情诗

时间:2021-12-16 16:58:21 诗经 我要投稿

《诗经》里的情诗

《诗经》里的情诗1

  《诗经》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,代表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创作,其中描写爱情的篇幅占了很大比重。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之一,《诗经》中的爱情诗,热烈而浪漫,清纯而自然,是心与心的交流,情与情的碰撞。后世的很多爱情诗,浮艳而做作,在文学价值上远远不及《诗经》。

《诗经》里的情诗

  《诗经》中描述的事情跨越时间很大,达五百多年,因此我们分析时也要看到在不同时间,不同地域,其爱情诗所具有的不同特点。整体来说,周代婚姻恋爱的习俗是一个由开放到保守的过程。

  周初,礼教初设,古风犹存,青年男女恋爱尚少禁忌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自由的。

  《郑风溱洧》便是极具代表性的一篇。诗写的是郑国阴历三月上旬己日男女聚会之事。阳春三月,大地回暖,艳阳高照,鲜花遍地,众多男女齐集溱水、洧水岸边临水祓禊,祈求美满婚姻。一对情侣手持香草,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感受着春天的气息,享受着爱情的甜蜜。他们边走边相互调笑,并互赠芍药以定情。这首诗如一首欢畅流动的乐曲,天真纯朴,烂漫自由。按封建卫道士的观点,《溱洧》通篇“皆为惑男之语”,实乃“淫声”,然以今天的眼光客观地看,这种未经礼教桎梏的、道学家口中的所谓“淫”,恰恰是自然的人性,是一种活泼生命的体现,是真正意义上的对天地精神的遵从。它标志着和谐、自由、平等,散发着愉快与天真的气息。

  《周南关雎》这首诗作者热情地表达了自己对一位窈窕美丽、贤淑敦厚的采荇女子的热恋和追求,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表达了对与她相伴相随的仰慕与渴望,感情单纯而真挚,悠悠的欣喜,淡淡的哀伤,展现了男女之情的率真与灵动。

  《卫风木瓜》,“投我予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”,表达了远古时候青年男女自由相会,集体相会、自由恋爱的美好,女子把香美的瓜果投给集会上的意中人,男子则解下自己身上的佩玉等作为定情物回赠给心中的姑娘。这首诗带有明显的男女欢会色彩,一是互赠定情物,表示相互爱慕,一是邀歌对唱,借以表白心迹。

  《召南有梅》是少女在采梅子时的动情歌唱,吐露出珍惜青春、渴求爱情的热切心声;

  《卫风淇奥》这首诗以一位女子的口吻,赞美了一个男子的容貌、才情、胸襟以及诙谐风趣,进而表达了对该男子的绵绵爱慕与不尽幽怀。

  《邶风静女》描写男女幽会: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”一个男子在城之一隅等待情人,心情竟至急躁而搔首徘徊。情人既来,并以彤管、茅荑相赠,他珍惜玩摩,爱不释手,并不是这礼物有什么特别,而是因为美人所赠,主人公的感情表现得细腻真挚。虽然都是通过男子表现对于爱情的甜蜜与酸涩,但是也可以从侧面看出当时女子对于爱情同样是有着美好期盼的。

  自由恋爱渐渐受到家庭等各方面的束缚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迫使许多人不能与心上人结为爱侣,其中失落与心酸,谁能道尽说完!

  《郑风将仲子》里的这位女主人公害怕的.也正是这些礼教。“将仲子兮!无逾我里,无折我树杞。岂敢爱之,畏我父母。仲可怀也,父母之言,亦可畏也!”对于仲子的爱和父母、诸兄及国人之言成为少女心中纠缠不清的矛盾,一边是自己所爱的人,另一边是自己的父母兄弟,怎么办呢?几多愁苦,几多矛盾,少女的心事又怎能说清呢?

  《鄘风柏舟》,“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之死矢靡它。母也天只,不谅人只。”这个女子如此顽强地追求婚姻爱情自由,宁肯以死殉情,呼母喊天的激烈情感,表现出她在爱情受到阻挠时的极端痛苦和要求自主婚姻的强烈愿望。从中也可以看出当时女性追求恋爱自由、自由婚姻的迫切愿望。

  又很多诗细腻地描写出思念情人的忧郁苦闷心理。如《卷耳》,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”诗中女子怀念远方的爱人,在采卷耳时心里想的都是他,以致采了许久那个箩筐都没填满。又如《郑风子衿》,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;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”这里面就含有对情人的埋怨与不满。还有《狡童》,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。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!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。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息兮!”情人不理会她,使她寝食难安。《郑风风雨》,“风雨凄凄,鸡鸣喈喈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夷?”写的则是见到情人时的欣喜心情,可见思念之深之切!

  《秦风蒹葭》,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”诗中写的是单相思,对于所爱的人,可望而不可即,几多愁苦,几多思念!

  思念妻子或丈夫的诗也是情深意切,于朴实的语言中透露出那种深厚缠绵的感情。

  《邶风击鼓》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一位出征在外的男子对自己心上人的日夜思念:他想起他们花前月下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誓言,想起如今生离死别、天涯孤苦,岂能不泪眼朦胧、肝肠寸断?“自伯之东,首如飞蓬。岂无膏沐?谁适为容!其雨其雨,杲杲出日。愿言思伯,甘心首疾。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”

  《卫风伯兮》写了一位女子自从丈夫别后,无心梳洗,思念之心日日萦绕期间,苦不堪言。“自伯之东,首如飞蓬。岂无膏沐?谁适为容!其雨其雨,杲杲出日。愿言思伯,甘心首疾!”也许为国征战是英勇豪迈的,可是人生的天涯孤苦和生离死别,总是让有情的人们感到撕心裂肺的痛。

  《诗经》中也有不少是祝贺新婚女子的,如《桃夭》,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这首诗轻快活泼,诗人热情地赞美新娘,并祝她婚后生活幸福。

  《诗经》中对美好爱情是歌颂向往的,而对始乱终弃持批判态度,并对受害者予深深的同情。《卫风氓》这首诗是弃妇自述不幸的诗作,诗中首先以甜蜜的语气叙述了他们的相恋、嫁娶以及初婚的美好生活,然后又以悲凉的语气,叙述了年华的逝褪以及丈夫的变心和丈夫对她的粗暴相向,一种含辛茹苦、人生不幸的感叹以及对青春少年甜美生活的不尽留恋,弥漫在了诗的词句中——而古时男女地位的不平等以及妇女生活的不幸,亦由此可见一斑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  还有《谷风》,“习习谷风,维风及雨。将恐将惧,维予与女;将安将乐,女转弃予!”在危难时期,相依相靠,但在安乐时候,却将她抛弃。

  《诗经》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的一朵奇葩,其爱情诗更是体现那个时代人民的情感生活,其实其思想内涵从现代的眼光看来仍具有很大的艺术价值。好的事物总是经得时代帮忙考试试验的,千年过去之后,《诗经》仍然以其非凡的魅力感染着人们。

《诗经》里的情诗2

  郑风·野有蔓草

  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

  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

  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

  野有蔓草,零露滚滚。

  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

  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

  爱情,始于相遇。《郑风·野有蔓草》叙写的就是男女二人邂逅相遇的故事。有一位眉目清秀、温婉柔美的女子,出现在春野的蔓草朝露之间,男女二人就这样不期而遇。姑娘那露珠般晶莹的双眸秋波流转,含情脉脉,令人一见倾心。“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!”在男子眼中,女子正是他梦寐以求之人,这样的相遇令他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之情。

  “婉如清扬”的女子,此时又是什么心情呢?诗中没有说,留给人们想象的空间,想来她也觉得眼前注目之人“适我愿兮”吧。

  周南·关雎

  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  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 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
  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  参差荇菜,左右笔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  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《诗经》首篇《周南·关雎》,早已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名篇。春天的野外,河水清清,河心洲上的雎鸠鸟对对和鸣,一位女子正在水边辛勤地劳作。清水萦绕、手握荇菜的女子,令偶然经过的君子如此心动。这位“美心为窈、美状为窕”的好姑娘,不正是君子的好配偶吗?

  爱慕已生,自然是要发起追求的。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那位君子是如何进行追求的,诗中没有直接说,只是女子劳作的水滨,相信他已经来过多次,荇菜早已被采摘得高低不齐了。而那位窈窕淑女的身影也由眼入心,走进君子的梦境之中。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”是表白后被拒绝了吗?还是暂时没有得到回应?以至于这位痴情的男子日夜思念着她,为之“寤寐思服”,令人生出“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”之感。而“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一句,读之更是摇人心旌,通过男子的失眠写出了他的情难自拔与执着追求,引得每一位“过来人”念想不绝,思虑如烟。

  郑风·溱洧

  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茼兮。女曰:“观乎?”士曰:“既且。”“且往观乎?”洧之外,洵讦且乐。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勺药。

  溱与洧,浏其清矣。士与女,殷其盈兮。女曰:“观乎?”士曰:“既且。”“且往观乎?”洧之外,洵讦且乐。维士与女,伊其将谑,赠之以勺药。

  周代是礼教初设而古风犹存的时代,人们仍有较大的自由追求爱情。《周礼·媒氏》记载:“中春之月,令会男女。”仲春时节,“媒氏”会组织民间“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”,就像今天的相亲大会一样。

  “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士与女,方秉茼兮。”在《郑风·溱洧》中,当时郑国的青年男女会相聚在溱、洧河畔,一同游乐。《宋书·礼志》记载:“郑国之俗,三月上巳,之溱、洧两水之上,招魂续魄,秉兰祓禊不祥。”“上巳节”是个古老的节日,时间在仲春之月的三月初三。周礼规定,已经行过笄礼和冠礼的姑娘、小伙儿,手持香草,招魂续魄,驱灾祈祥,同时趁此机会,选择自己心仪的伴侣,堪称上古中国的“情人节”。

  在这个春水初涨、热闹喜庆的日子里,洧水畔有一对青年男女展开了一段对话。一位姑娘也许是来迟了,也许是有意等候自己中意的男子,并主动向他搭讪邀约。“女曰:‘观乎?士曰:‘既且。”姑娘说,要不要一起去洧水那边看看热闹?男子回答说,我已经去过回来了。姑娘并没有就此放弃,再次发出邀请:“且往观乎?”再去一趟也无妨嘛。“洧之外,洵讦且乐”,洧水岸边地方宽敞,人们都喜气洋洋的,多好玩,或许一年才得这一次机会呢。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勺药。”男子并没有拒绝,于是这一对结伴同游的男女遂说说笑笑,渐次亲昵,愉快地在洧水岸边游乐,在即将离别时他们还互赠了勺药,相约再会。

  或许,他们就此便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了。

  邶风·静女

  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

  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

  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

  男女相互爱慕,自然而然就发展到相邀约会。叙述男女幽会的诗歌,在《诗经》中莫过于《邶风·静女》。诗篇站在男子的视角而作,“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”约定好的时间早已经过了,心爱的姑娘却迟迟不露面,在僻静的城角边等待的男子急不可耐,抓耳挠腮、踟蹰徘徊。姑娘到哪里去了,是故意偷偷地躲起来,让人等得心焦?还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?也不知她到底能不能来。

  “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”娴静美丽的姑娘终于出现了,她不仅来了,还赠送我一把红管草。伴随着赠草的动作,想必她还问了一声:“这草儿美不美?”“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”男子赶紧答道,这红管草的颜色真鲜艳,我很喜欢,它就像你一样美。男子的回答显然令姑娘很满意。于是,她也说起自己迟来的原因:“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”今天放牧之后,見到这束草儿既美丽又特别,特意采来送给你。听到这样的话,男子想着姑娘走了很远的路,摘来了这束草儿送给自己,不禁情深意切地说:“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”这红管草真美,它的美更因为是你送给我的。

  原本普普通通的一花一草,只因为是爱人相赠,寄寓着一片深情厚谊,立刻就变得大为不同。在有情人的眼中,这束红管草已经不是普通的自然之物,而是弥足珍贵的宝贝。

  王风·采葛

  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!

  彼采萧兮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!

  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!

  有了爱情,便有了相思。热恋中的男女总想长相厮守,时刻不离。一旦分别,就会觉得时间是如此漫长,令人难以忍受。

  “彼采葛兮,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!”在这首《王风·采葛》诗中,男子与一位勤劳美丽的姑娘相恋了。这一日,姑娘要去采摘葛藤,抽取葛丝,来纺织夏布。不能与心上人约会见面,虽然只是一日,可热恋中的男子觉得这一天漫长得如同三个月。

  “彼采萧兮,一日不見,如三秋兮!”姑娘要去采摘散发着香气的艾蒿,用于祭祀之礼。又是一日不能相会,男子却觉得这一天如同三个季节那么久。“彼采艾兮,一日不见,如三岁兮!”姑娘又要去采摘艾草的叶子,制作艾绒,用来治疗疾病。分别的这一天,令思念更深的男子感觉好像分开了整整三年。

  “逍遥待晓分,转侧听更鼓。明月不应停,特为相思苦。”一日不与爱人相见,就觉得时间极为漫长,正如朱熹所说:“言思念之深,未久而似久也。”诗中的千古名句“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”,不仅写出相思的时间难熬,也写出等待的心境如同秋天一般,萧瑟荒芜。这种情感,只可能出自热恋中的痴情之人。

  风·柏舟

  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髡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

  之死矢靡它。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

  泛彼柏舟,在彼河侧。髡彼两髦,实维我特。

  之死矢靡慝。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!

  从爱情通向婚姻的道路,并非总是坦途。《齐风·南山》有云:“娶妻如之何?必告父母”,“娶妻如之何?匪媒不得”。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曾经让多少感情受阻于途。《鄘风·柏舟》便是一位女子勇敢反抗包办婚姻的杰作。

  “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”柏木小船荡悠悠,顺着水流漂至河心,无所依凭,好似此刻彷徨无助的我。那个额头垂发、日夜思念的少年郎,才是我心仪的佳偶。可是母亲却强迫我另嫁他人!“之死矢靡它!”对感情的忠贞,对爱人的一往情深,让女子坚定了决心、立下了誓言:我死也不会改变心意的!可是,母亲之命还有世人之言,又让女子感到感情之路的艰辛,她悲怆不已,大声呼喊:“母也天只!不谅人只?”母亲啊,上天啊,你们为何要这样对待我,为什么不能体谅我的心意?女子对母亲和老天的呼唤,正是对婚姻自由的强烈渴求,尤其是那句“之死矢靡他”的坚定誓言,千百年来,仍然具有荡气回肠的感人力量。

  周南·桃夭

 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  桃之夭夭,有黄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  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  桃,在《诗经》里是喜庆吉祥之物,是男子有室、女子有家的象征。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在这首《周南·桃夭》中,我们看到两个年轻的男女,欢欢喜喜地踏入一个崭新的世界。浓艳盛开、光彩照人的桃花,好似新娘美丽的妆容,真是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。女子今日出嫁,参加婚礼的人们祝愿她从此婚姻美满、生活幸福。

  “桃之夭夭,有黄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”桃花盛开,果实累累。今天就把美丽的新娘娶回家,祝愿她能够宜家宜室,早生贵子。“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桃花盛开,桃叶茂密。娶过门的美丽新娘会为整个家庭带去生机和活力,从此家族兴旺发达。

  《周南·桃夭》是祝贺新婚的诗作,是专在婚礼上吟唱的歌谣。诗篇用桃树的花朵、果实和枝叶,层层比兴,寓意层层递进,气氛不断烘托,让人宛如置身于新婚现场,感受到那热烈欢快的气氛。“夭夭”“灼灼”“蓁蓁”等叠词,形容桃花灿然、硕果累累、枝繁叶茂,借此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新娘秀丽的容貌、优美的体态,以及婚后子孙繁衍、家族兴旺的美好生活。

  召南·摽有梅

  摽有梅,其实七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

  摽有梅,其实三兮。求我庶士,迨其今兮。

  摽有梅,顷筐暨之。求我庶士,迨其谓之。

  通往婚姻的道路上,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,这是任何时代都无法避免的。《礼记·内则》记载,女子“十有五年而笄,二十而嫁;有故,二十三年而嫁”。古代女子15岁到20岁都是适婚年龄,出嫁最迟不能超过23岁,否则就要承受社会舆论等种种压力。因此,那些逾期未婚的古代“剩女”,心中势必会焦急痛苦,这在《召南·摽有梅》中可见一斑。

  “摽有梅,其实七兮。”还是单身的姑娘时常徜徉在梅树旁,不知不觉间,她突然发觉梅子已经成熟,开始纷纷掉落,树上的梅子还剩下七分。“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”韶华易逝,女子的青春更是转瞬即逝,那些想追求我的男子阿,可切莫错过大好时光。

  “摽有梅,其实三兮。”成熟的梅子一落再落,树上的仅剩下三分了。“求我庶士,迨其今兮。”想追求我的男子阿,就在今朝,切莫让我再等待了。“摽有梅,顷筐塈之。”梅子越落越少,掉落在地上的也早已收拾到筐中。“求我庶士,迨其谓之。”姑娘的青春即将由盛转衰,想追求我的男子啊,只要你开口,我就会答应。

  古人认为,梅子之“梅”与媒人之“媒”音义相关,因此“摽有梅”就含有“婚配时机成熟”之意。不仅如此,“梅”与“没”声相同,女子的青春如同掉落的梅子,也快没了,因此急切地想要嫁人。女子的青春总是美好易逝的,时光会轻易地带走她们脸上的红颜,无情地染白头上的乌发。见到梅子成熟掉落,女子感到年华易逝,进而直率地发出求爱的告白,期盼“求我庶士”的有心人向她求婚,火辣的情怀尤为动人。

  邺风·击鼓

  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
  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
  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
  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  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  《诗经》时代,由于战争、徭役频繁,男子成家以后不免要在外服役,而女子常常要独守家园,因此,诞生了很多思念故园、夫妻厮守的诗篇。这些情深意切、缠绵悱恻的诗作中,当以《邶风·击鼓》最为著名。

  “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”“镗镗镗……”战鼓再次擂响,前线交战正酣。别人服役都是在漕邑修筑城墙,只有我从军来到南方,跟随将军孙子仲,远戍在陈国与宋国的边境。“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”在军中服役已经许久不得归家,日夜思念着妻子和家人,心中充满了忧伤之情。

  “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”我们南行的军队,常常转战四方,这一次扎营过后不知道下一次会在哪里,有时候战事激烈连战马也丢失了,不知到哪里去寻找。这次好不容易在密林深处找到它。战事如此激烈,可我不曾一日忘怀于你。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”无论此生是聚散别离,还是生老病死,我都记得曾对你发下的誓言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!”

  然而,战争是残酷的。“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”可叹我们相隔如此遥远,不知我还能否活着归家。这样的分离不知会否成为永诀,我怕自己没办法再信守誓言。

  诗篇到此戛然而止,男子是否活着回到妻子身边,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他在战火纷飞的前线唱出的那一句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却让后世无数男女坚定了彼此忠于爱情的信念,坚定了厮守一生的誓约。

【《诗经》里的情诗】相关文章:

爱的世界:《诗经》里的无邪情诗12-16

《诗经》里的植物12-09

诗经中的爱情诗01-23

浅谈诗经中的爱情诗12-09

表现爱情诗经名句01-23

诗经里关于爱情的句子06-16

诗经里关于爱情的诗句06-16

诗经里最美好的句子12-09

诗经中的爱情诗有哪些12-01

Copyright©2021贤学网xianxue.com版权所有